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炮灰想活命,我始亂終棄了北川王 炮灰想活命,我始亂終棄了北川王第6章 小魚木釵在線免費閱讀_博溫小說
◈ 炮灰想活命,我始亂終棄了北川王第5章 雨夜相擁在線免費閱讀

炮灰想活命,我始亂終棄了北川王第6章 小魚木釵在線免費閱讀

村子裏的媒婆一推開門,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。

年招娣仰頭注視着她面前的男人。

兩人的十指相扣站在屋外。

媒婆皺着眉頭,尖銳的聲音在院子里響起。

「哎呦我的翠花啊!你還不快出來看看!看看你的好女兒光天化日之下,在幹什麼傷風敗俗的事情!」

屋子裏面的阿娘一聽見媒婆的聲音。

她急急忙忙趕到院子里查看。

而此時的年招娣早就將手抽回。

媒婆指着年招娣道:「翠花,你拜託我的事情,我可是幫你和劉員外談妥了,你可不能坑我啊!」

「談妥了!」阿娘的臉笑起來,像一朵盛開的菊花。

「我們家的招娣能賣多少錢?」

媒婆伸手對她比了一個二。

「二兩銀子?」

阿娘咬咬牙,這二兩也太少了一些。

她狠狠瞪了年招娣一眼。

能把這個丫頭養大,她就花了不少銀兩。

如果最後只能賣二兩。

這筆買賣也太虧了。

這個時候媒婆搖頭。

阿娘立刻會意,她喜上眉梢:「不是二兩,難道是二十兩?」

媒婆點頭。

阿娘抱着她的寶貝兒子,激動地差點哭出聲來。

「強子啊,我們家要有錢了,到時候也能給你娶一個漂亮媳婦了!」

「半個月後,你把你女兒好生收拾收拾。」

媒婆皺眉看着年招娣的臉。

她的臉髒兮兮的,還有被打的淤青。

「她這個樣子可不行,萬一觸了員外的霉頭……」

媒婆的話沒有說完。

年招娣想起今早劉員外府前死去的少女。

她自己渾身是傷,看着就令人倒胃口。

看來她的下場,不會比那女孩好上半分。

阿娘聽了媒婆的話,再三保證。

「您就放一百個心吧,我肯定將我們家招娣收拾得乾乾淨淨。」

她一邊說話一邊將年招娣往前一推。

「招娣,還不快謝謝媒婆,幫你尋這麼好的人家!」

年招娣自始至終盯着地面。

媒婆見她不說話,也有些不悅。

「翠花啊,我可警告你,員外要的是清清白白的姑娘!」

阿娘連連說道:「清白清白,我家招娣可清白了!」

「我剛才還看見他門兩個手拉手呢。」

阿娘的眼神在年招娣和江知鶴身上來回穿梭。

她的手習慣性揚起。

但是江知鶴的眼神實在是太冷了。

他看着她的樣子好像在看一具屍體。

阿娘的手迫於壓力緩緩放下。

媒婆再次叮囑道:「你可別砸了我的招牌,你女兒你看好了!」

她說完這句話,提着阿娘送的雞蛋走出門去。

那些雞蛋是事成的謝禮。

年招娣站在院子里,默默看着媒婆離開。

而她的阿娘正歡天喜地抱着弟弟年富強。

和他講述他今後的美好生活。

「我的乖兒啊,等把你姐姐賣了之後,我就帶你到城裡去看看。」

她好像想到了什麼,鬆開手走到年招娣的面前。

「年招娣,要不是我,你這輩子都進不了劉府的大門!」

阿娘的眼珠滴溜溜轉動着。

「你去劉府一定要討員外歡心,知道嗎!到時候多向員外要點銀子補貼家用!」

她指着坐在地上啃着饅頭的年富強說道:

「你弟弟還等着你來養呢!」

年招娣死死咬着下嘴唇。

她沉默很久,終究沒有點頭。

只是回道:「阿娘,我去山上採藥。」

誰知今日她的阿娘居然大發善心。

也可能是媒婆的話起作用了。

她女兒是要用來賣錢的。

不能再像以前一樣,當牲口使喚來使喚去的。

她難得大方說道:「你今日就不用上山了。」

她上下打量起年招娣。

「我給你量個尺碼,做套衣服,你把你自己收拾乾淨了,在劉府上別讓強子蒙羞。」

這天晚上的雨下得很大。

就像年招娣亂七八糟的心情一樣。

電閃雷鳴,風雨交加。

年招娣居住的房間,屋頂年久失修。

雨水飄落進來里,滴在她的身上。

年招娣看向江知鶴。

他的臉色泛白,看上去羸弱無比。

他身上的傷還沒好,受不得風寒。

年招娣的眼中湧現出一抹擔憂。

她慌忙脫下自己的衣服披在江知鶴的身上。

江知鶴看着落在自己身上的衣衫。

薄薄的一件。

卻是年招娣唯一可以用來避寒的物件。

他的眼中是濃濃的不解。

年招娣的牙齒有些打哆嗦。

她緊緊貼着江知鶴坐下。

「小林哥哥,你還是快些回去吧。」

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。

「你何必一定要在這裡受罪呢?」

江知鶴低頭看向靠着他肩膀的女孩。

在雨聲中,她的呼吸變得綿長。

她太累了,抵擋不住困意,就這麼睡了過去。

他伸手輕輕撥開了她額前的碎發。

她的臉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。

可是她的眼睛明明那麼大那麼明亮。

他的目光柔和下來。

指腹在年招娣的臉上摩挲。

要是她是京城權貴的女兒,她再長兩年。

也是一個美人。

可惜了。

現在的她又黑又瘦,渾身傷痕。

江知鶴解下年招娣披在他身上的衣衫。

又重新蓋在她的身上。

她在夢中嚶嚀了一聲。

而江知鶴看着她的臉看了很長時間。

最後將她摟進懷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