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凡人修仙,誰能比我極陰更陰!第2章 狗腿在線免費閱讀

凡人修仙,誰能比我極陰更陰!第3章 仙緣在線免費閱讀

對於宋文謙卑的態度,苟航心中很是滿意。

他臉上的怒氣頓消,上下打量了一番宋文後,問道。

「你識字?」

他剛剛看的很清楚,宋文擠開人群之後,仔細看過告示後,便失望的轉身離去。

當時,並沒有人講解告示內容,

從宋文的一系列反應來看,不難判斷出宋文識字。

宋文聞言,先是一愣,他沒有想到竟然是因為這事被注意到了。

他腦海之中,瞬間閃過無數念頭,判定利弊,要如何回答。

在反覆權衡利弊之後,宋文決定還是如實回答。

這位狗爺的觀察力很敏銳,恐怕不是那麼好糊弄的。

做出決定之後,宋文的腰彎得更低了,臉上的獻媚笑容更濃。

「回狗爺,我小時候讀過幾年私塾,認識一些字。」

宋文面不改色心不跳,謊話是張口就來,外人是絕看不出任何異樣。

苟航點了點頭,他對宋文的態度和回答都很滿意。看向宋文的目光已經帶着幾分欣賞了。

他往日里接觸的那些讀書人總是喜歡自命清高,飯都吃不起了,對於他的招攬已經是不加顏色,誰讓他只是天煞幫底層的小頭目呢。

今日,好不容易遇到一名識時務的讀書人,對自己的態度甚好,還是在這大庭廣眾之下,這讓苟航內心的虛榮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。

苟航昂着腦袋,維持着自己高傲的人設。

「今年多大了?」

「16歲。」

為了不被人看輕,宋文根據身體狀況,故意將年紀報大了一點。

「叫什麼名字?」

「宋文。」

苟航點了點頭,繼續問道,

「靠什麼為生啊?」

「為人寫點書信,賺點微薄收入,聊以度日。」宋文繼續胡謅道。

隨後,苟航又問了一些宋文的家庭情況。

宋文將自己述說成,家道中落,雙親已故,無親無故之人。

「以後就跟着我狗爺混吧,有我引薦,能讓你順利加入天煞幫,每月有一兩銀子的俸祿。」

不得不說,在識字程度極低的乾國,讀書人的待遇還是不錯的。

當前乾國的物價,一兩銀子已經足夠一家人吃喝一月了。

宋文臉上浮現出遲疑之色,他對於陌生人突如其來的善意,本能的有些抗拒。

這苟航一看就不是好人,一切真能像他說的那麼好嗎?

「怎麼?看不起我天煞幫!」苟航不悅的聲音響起。

宋文臉上堆出虛假的笑意,賠笑解釋道。

「狗爺,您誤會了,實在是小的才疏學淺,認識字不多,怕耽誤您大事。」

「本大爺都不怕,你怕什麼!你小子可不要不識好歹。」

見對方的語氣中帶着幾分威脅的意味,宋文只能順勢而為,臉上立馬堆起了感激的笑容,回道。

「多謝狗爺提攜,小人以後一定惟首是瞻,為狗爺赴湯蹈火。」

宋文眼中充滿強烈的感恩之色,彷彿遇到再生父母一樣,眼神之中的熱切和崇拜,讓苟航不禁飄飄然,他已經好久沒有體會過被人如此尊崇的感覺了。

苟航往身後手下的懷中一掏,手中出現了半張油餅。

「看你滿臉菜色,估計是挺久沒有吃飽過了,這裡有我早上吃剩的半張餅,拿去吃吧。」

「多謝狗爺賞賜。」

宋文接過油餅,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。

之所以如此,一是他現在的確很餓,二是為了繼續滿足苟航的虛榮心。

他一邊吃餅,一邊在心中默默盤算。

看樣子,這天煞幫成員的待遇也沒有想像中的好啊,要不然苟航也不會留着半張油餅,捨不得扔了。

不過仔細想想,如果真如苟航所言,自己加入天煞幫也不虧。

天煞幫是鹽城最大的黑暗勢力,自己又是以讀書人的身份加入,想來不會讓自己去打打殺殺,生命安全上還是有所保障的,同時又能解決自己的溫飽問題,對於自己眼下情況而言,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。

這一切還得多多感謝眼前的這位狗爺,雖然這位狗爺看起來沒多少腦子,但對方的確為自己解決了眼下最緊要的生存問題。

苟航來此街頭,就是為了張貼和宣告天煞幫招聘孩童之事,他在大聲宣講了告示上的內容,

當然,他是不識字的,但有人事先告知了他告示上內容,

然後,他便帶着宋文離開了。

在穿過大量天煞幫子弟嚴密的防衛後,幾人進入了天煞幫的總部。

天煞幫的佔地極大,在苟航的帶領下,七倒八拐後,來到了一排房屋外。

進了一間房屋後,苟航對着一名老者,恭敬的說道。

「嚴老,我找到一個新人,是個識字的讀書人。」

嚴老的年紀超過五十,在這動蕩和缺醫少葯的歲月,已經是高壽老者了。

他睜着渾濁的雙目,打量了宋文一番後,將一冊小本子扔給了宋文。

語氣不容置否的說道。

「將本子上的內容讀出來。」

宋文接住本子,知道這是對自己的考校。

『這就是古代招工的面試!』宋文在心中暗戳戳的想到。

他將小本子翻開,朗聲讀了起來。

「天地玄黃,宇宙洪荒。日月盈昃,辰宿列張。寒來暑往,秋收冬藏…」

「好了,可以了。」

嚴老並沒有讓宋文讀完,在宋文讀了百十字後,便打斷了宋文。

嚴老轉頭對苟航道,「你運氣不錯,極陰長老最近又在招收一批識字的年輕人,這小子正好合適。」

苟航搓搓手,神情有點拘謹的乾笑道,

「嚴老,聽說極陰長老那邊招讀書人,是有賞錢的,你看…」

嚴老笑道,「你小子的消息倒是很靈通,我還以為是你小子運氣好,撞上了,原來是有備而來的。去賬房領十兩賞錢吧。」

「多謝,嚴老。」苟航低頭哈腰,一臉賠笑。

在一旁看着的宋文,有些莫名其妙。

這什麼情況,為什麼招收一個讀書人,還有十兩銀子?

在鹽城,十兩銀子都夠買兩個模樣俏麗的小丫頭片子了。

他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預感,自己好像被人給賣了。

先前自己還有些自鳴得意,覺得自己把苟航耍得團團轉,原來蠢貨竟是我自己。

望着轉身出門的苟航,宋文心中僅剩的最後一絲希望,喊道。

「狗爺,你不是要帶我吃香喝辣嗎?」

苟航眼神複雜的看了宋文一樣,有憐憫,有愧疚,但更多的是冷漠和嘲諷。

然後,一言不發的轉身離開,很快消失不見。

「他一個小混混,哪裡能讓你吃香喝辣,去極陰長老那裡,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,那可是仙緣,你可別不識好歹。」

嚴老冰冷的聲音在宋文身後響起。

「來人,將這小子帶到極陰長老那裡去。」

門外走進兩名孔武有力的大漢,兩名大漢的腰間還別著三尺長的鋼刀。

「鏘!」

半截鋼刀出鞘,明晃晃的刀身透着深寒的刀芒,晃得宋文眼睛生疼。

「小子,我勸你老實一點,不要妄動。」一名大漢寒聲道。

宋文心中充滿憤怒和不甘,嚴老口中的仙緣,他是一個字沒信。

若真是人人羨慕的仙緣,還會通過拐賣和強迫在招人嗎?

不過寒意四射的鋼刀,他只能無奈的接受現實。

弱小就要任人擺布!

只是他在跟隨兩名壯漢離開時,拳頭握得很緊,很緊。